手機版 新天地彩票网市統一辦公平台
您當前所在位置: 信息公開 > 信息公開目录 > 信息浏覽
索 引  號: 00314558X/201907-00004 信息分類: 政策文件及解讀 / 工業、交通 / 企業 / 其他
發布機構: 新天地彩票网區科技經濟信息化局 發文日期:
生效日期: 廢止日期:
信息格式: 其他 生命周期: 其他
名       稱: 【政策解讀】供給側改革政策解讀
關 鍵  詞: 發布文號:

【政策解讀】供給側改革政策解讀

發布機構:    新天地彩票网區科技經濟信息化局     发布时间:2019-07-04 09:30:19     信息来源:新天地彩票网區科技經濟信息化局     浏览次数:822

【字體:

供給側改革實質上就是改革政府公共政策的供給方式,也就是改革公共政策的産生、輸出、執行以及修正和調整方式,更好地與市場導向相協調,充分發揮市場在配置資源中的決定性作用。說到底,供給側改革,就是按照市場導向的要求來規範政府的權力。離開市場在配置資源中的決定性作用談供給側改革,以有形之手抑制無形之手,不僅不會有助于經濟結構調整和産業結構調整,也會損害已有的市場化改革成果。

  供給結構

  從中國中央政府“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著力改善供給體系的供給效率和質量”等明確表示看,供給側改革就是以市場化爲導向、以市場所需供給約束爲標准的政府改革。從供給側改革的階段性任務看,無論是削平市場准入門檻、真正實現國民待遇均等化,還是降低壟斷程度、放松行政管制,也無論是降低融資成本、減稅讓利民衆,還是減少對土地、勞動、技術、資金、管理等生産要素的供給限制,實際上都是政府改革的內容。

  改革角度

  从中国政府改革的角度看,供给侧改革可谓中国改革开放近40年时间里最深刻的一次政府功能转变。经济结构调整,产业结构调整,要求政府在公共政策的制定和执行上,多方面降低对中国经济的供给约束,使产业、企业的自然活力非受限于作为公共政策供给方的政府约束。 [14] 

  改革重點

  制度經濟學代表人物之一、美國著名經濟學家舒爾茨說過,“任何制度都是對實際生活中已經存在的需求的響應”。隨著中國經濟進入轉型升級的新階段,一些制度體系已嚴重滯後,進而提出了創新制度供給的迫切需求。所有這些需求加起來,可以概括爲一句話: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和更好地發揮政府作用。這主要是因爲,雖然我國實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已有三十多年了,


  但迄今爲止仍然只能稱爲“半拉子”市場經濟,在影響經濟增長至關重要的土地、勞動力、資本、創新等要素方面,還存在著十分明顯的供給抑制與供給約束。現在制度結構、生産結構已經不能滿足龐大中等收入家庭的各類新需求,不利于中國各類消費潛力、改革紅利的釋放。正是在這個意義上,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才會提出“釋放新需求,創造新供給”的號召。
  1.居于制度創新之首的,應當是政府管理經濟、社會方式的創新
  具體表現在深入推進“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的行政審批制度改革,以管住、管好政府這只“看得見的手”。通過嚴格規範政府的行權方式,做到廉潔、高效、透明、公正、公開,一方面優化合法經營、公平競爭、高度法治的市場環境,另一方面也要加強政府對市場的監管和規範,增加公共産品和公共服務的提供。目前,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已進入深水區,諸多系統性、基礎性問題正在浮出水面,進一步深化改革不僅需要決心與勇氣,更需要改革的系統設計與專業化的技術解決方案。政府在這方面可以作爲的空間還很大。當前最重要的是明確政府的權力邊界,以自我革命的精神,在行政幹預上多做“減法”,把“放手”當作最大的“抓手”,同時切實履行好宏觀調控、市場監管、公共服務、社會管理、保護環境等基本職責。
  2.深入推進財稅改革,形成政府與公民、中央與地方之間穩定的經濟關系以及規範的政府財政管理制度
  財政是國家治理的基礎與重要支柱。兩年來,財稅改革的力度很大,也取得了一些進展。但在當前經濟下行、財政收入增速放緩的情況下,推進財稅改革的外部環境正在變得現實而嚴峻。今後一個時期,財政改革既要兼顧與其他改革之間的協調配合,自身更要向縱深推進,需要啃下多個“硬骨頭”,如房地産稅、個人所得稅改革、中央與地方事權改革、地方收入體系重構、預算管理基礎制度建設、PPP等。這些都是十分複雜而牽動全局的改革,但對提升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是制度創新的重要內容。
  在“管住权”“管住钱”的同时,还要积极推进国有企业改革、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社会保障制度改革等,以营造良好的市场竞争环境,促进社会的公平正义。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当前供给侧改革的重中之重是对要素市场进行全面改革,以真正发挥市场在配置资源方面的决定性作用,全面释放经济社会活力。 [12]  [15] 

  具體內容

  調整完善人口政策,夯實供給基礎
  人口增長與經濟發展之間的關系,一直以來是經濟學的核心問題。“勞動是財富之父,土地是財富之母。”威廉·配第的這一論述,第一次從經濟的角度,概括了人口與經濟的關系。人口既是需求基礎,也是供給基礎。就當下中國供給側改革的經濟決策而言,調整和完善人口政策,是夯實供給基礎的關鍵,是奠定中國經濟調整轉型和發展進步基礎的關鍵。


  推進土地制度改革,釋放供給活力
  合理的土地制度安排對于激勵生産要素和公共産品供給,釋放供給活力,促進經濟增長和經濟發展方式轉變,發揮著重要的微觀管理和宏觀調控功能。2015年以來,我國城鎮面臨著日益嚴峻的去庫存化和“後土地財政”的壓力和挑戰,農村則開始進入三權分置改革和集體建設用地、宅基地的試點階段,推動城鄉土地制度改革的合力基本形成,長期滯後的土地制度改革有望加速推進。
  加快金融體制改革,解除金融抑制
  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改革開放以來,我國金融市場由小到大、由弱到強、由單一到多元,不斷發展壯大。20世紀80年代,我國金融改革的主要內容以引進市場經濟金融體系的基本結構爲主。90年代上半期和中期以建立符合市場經濟需要的金融機構和金融市場基本框架爲主。2002—2008年進入以健康化、規範化和專業化爲特征的金融改革與發展新時期。當前,我國金融正處于市場化、國際化和多元化的階段,面臨著比以往更加複雜的局面。從國內來看,金融作爲最重要的要素市場之一,由于改革不到位,存在著比較明顯的金融抑制,需要加以改革。
  實施創新驅動戰略,開辟供給空間
  中國經濟多年來的高速增長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要素驅動和投資驅動,但是,經濟進入新常態後,要素紅利漸行漸遠,投資驅動風光不再。“十三五”時期中國要繼續發揮經濟巨大潛能和強大優勢,必須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著力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堅定不移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提高發展質量和效益,加快培育形成新的增長動力。
  深化簡政放權改革,促進供給質量
  新制度經濟學認爲,制度與勞動力、土地、資本、科技創新一樣,是經濟增長的要素之一。對世界曆史橫、縱兩個方面的考察也表明,制度的內涵與制度質量是影響甚至決定一國經濟長期績效最重要的因素。當前,我國經濟發展中遇到的諸多問題都可深入到體制機制層面上找原因,制度變革與制度創新刻不容緩。
  構建社會服務體系,推進配套改革
  供給側改革的最終目的是要增進供給體系的質量和效益,提高區域、産業、制度、産品等多個方面的競爭力。要實現這個目標,除了上述五大要素改革,還需要若幹配套改革。構建社會普遍服務體系,即爲其中之一。

  改革措施


  宏觀政策要穩,營造穩定的宏觀經濟環境
  繼續實行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使二者相互配合,協同發力。2015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2016年宏觀政策提出的具體要求,釋放出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營造穩定的宏觀經濟環境的重要信號。
  當前,世界經濟和貿易低迷、國際市場動蕩對我國影響加深,與國內深層次矛盾凸顯形成疊加,實體經濟困難加大,宏觀調控面臨的兩難問題增多。2015年以來,在黨中央、國務院堅強領導下,通過加強定向調控和相機調控,以結構性改革促進結構調整,實施穩定市場的有效措施,新的動能加速孕育形成,就業擴大、收入增長和環境改善給群衆帶來不少實惠。在此過程中,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功不可沒。
  産業政策要准,准確定位結構性改革方向
  近年來,中國整體經濟結構不斷優化,經濟發展正加快向第三産業主導的形態轉變。然而,在産業結構表現出顯著改善的同時,結構性矛盾依然突出。一方面,第三産業的提升潛力仍然十分大。與歐美等發達國家70%以上的第三産業比重相比,中國第三産業在經濟總量中的份額仍然較低,還不到50%。另一方面,中國工業體系中傳統工業較多,新興産業的增長難以彌補傳統工業的萎靡,內部結構矛盾十分明顯。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著力加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著力提高供給體系質量和效率,增強經濟持續增長動力。這爲中國未來的産業結構調整政策指明了方向。
  第三産業內部結構明顯改善,整體水平提升明顯,服務領域不斷拓展,逐漸成爲推動我國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之一。金融業與房地産業成爲拉動第三産業發展的主要力量;傳統服務業占第三産業比例下降,金融保險、計算機服務、物流配送等現代服務業發展迅速;社會化養老、休閑旅遊、社區服務等新型服務業越來越受到關注。
  微觀政策要活,激發企業活力和消費潛力
  2015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提出“微觀政策要活”。如何做到靈活的微觀政策?就是要通過完善市場環境、激發市場活力和消費者潛力,放活政策做活微觀經濟,充分釋放生産消費活力和內部增長潛能,開創經濟發展新局面。微觀經濟是經濟形勢的“晴雨表”、發展的“推進器”,放活微觀政策是應對經濟下行壓力、積蓄發展新動能的現實需求。做活微觀、提質增效對加快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實現中國經濟發展轉型升級至關重要。
  微觀市場主體是社會財富的創造者,是經濟發展內生動力的不竭源泉。從我國目前的實際情況看,市場活力沒有得到充分激發的關鍵因素之一,就是政府對市場主體幹預得太多。因此,實現“微觀政策要活”政策目標的重要途徑就是要加快簡政放權,推動政府職能轉變。按照黨中央、國務院的部署要求,轉變政府職能要以“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爲基本思路,將該放的放下去,將該管的事管好,將該服務的服務到位,真正做到“放水養魚”,激活微觀經濟。
  1.增強經濟領域簡政放權力度
  簡政放權應避免各類部門“一刀切”,向經濟領域適度傾斜。另外,簡政放權應更加重視從企業生産經營全流程角度進行整體部署、全方位爲企業松綁,避免各種抓大放小、抓實放虛、我抓他放等行爲對改革紅利的抵消,切實提高簡政放權的“含金量”。
  2.簡政放權應向小微企業和服務業傾斜
  政府應該從兩個方面加強對小微企業的扶持,一是降門檻,加快清理不必要的證照和資質、資格審批,給小微企業更多的“出生證”;二是優服務,在財政、金融、人員培訓、信息化建設等方面對小微企業傾斜,給小微企業適當地“喂點奶粉”,切實讓新注冊的800萬小微企業盡可能地活下來,並以此帶動“大衆創業”“草根創業”的新浪潮。
  3.通過社會領域簡政放權降低市場准入門檻
  社會領域的簡政放權也不能裹足不前,而要齊頭並進。一是要進一步放寬民間資本的准入限制,鼓勵民間資本爲政府“補位”,加大教育、養老等社會領域的投入力度;二是要對社會領域的各種評比、達標、認證、收費事項進行全面評估,該保留或下放的進行保留或下放,其余的則應盡可能取消,最大限度爲企業“松綁”,切實降低市場門檻;三是轉移支付制度改革要跟上,使地方政府有能力也有積極性跟隨中央步伐進行簡政放權,爲避免社會領域的“中梗阻”、打通“最後一公裏”提供有力的支撐。
  改革政策要實,加大力度推動改革落地
  適應和引領經濟新常態,需要保持和增強戰略定力,按照“四個全面”戰略布局,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論述,加快落實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關于全面深化改革的整體部署,敢于啃硬骨頭、涉險灘,以前所未有的決心和力度,培育一大批改革的促進派,堅定不移地推進改革,最大程度地釋放改革的新紅利。
  當前,全球經濟仍然處于國際金融危機後的深度調整期,不穩定因素較多。走進新常態的中國正面臨著很多前所未有的新矛盾、新問題和新挑戰。在周期性和結構性因素的影響下,經濟增長出現減速趨勢,進入增長速度換擋期、結構調整陣痛期和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的特殊時期,到了爬坡過坎的緊要關口。與此同時,經濟發展中不平衡、不協調、不包容、不可持續等矛盾依然非常突出,統籌穩增長、促改革、調結構、惠民生、防風險的每一項任務,擔子都不輕,所面臨的改革任務十分艱巨。化解産能過剩風險、增強結構調整動能、釋放創新驅動潛力、保障民生期盼等重點問題,依然需要通過切切實實的改革來加以推動。可以說,不深化改革,發展就難有活力、難有成效、難以可持續;不深化改革,存在的問題就可能更嚴重,甚至不能完全排除掉入“中等收入陷阱”的風險。改革過去、現在都是中國最大的紅利,改革依然是中國發展的最大動力和關鍵一招。要推動中國經濟發展提質增效、行穩致遠,必須培育千千萬萬的改革促進派,堅定不移地推進改革,堅決破除各種利益的藩籬和體制機制的弊端,充分釋放改革新紅利。
  社會政策要托底,守住民生保障的底線
  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總體思路,必須實施相互配合的五大政策支柱,社會政策要托底是其中之一。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特別是化解過剩産能等,必然會影響部分群體的就業和收入,但這是必須要過的檻,必須要經曆的陣痛。所以要更好發揮社會政策穩定器的作用,守住民生底線。特別是要把重點放在兜底上,要保障好人民群衆的基本生活和基本公共服務,爲結構性改革創造好穩定良好的社會環境。
  就業是民生之本,要從全局高度重視就業問題。要深入實施就業優先戰略,真正把促進就業作爲經濟社會發展的優先目標,選擇有利于擴大就業的經濟社會發展戰略,創造更多就業機會。
  1.要實施更加積極的就業政策
  實行有利于促進就業的財政保障政策。公共財政應向符合國家産業政策導向的小型微型企業和勞動密集型産業傾斜,財政支出逐步向民生傾斜,加大對困難群體的扶持力度;實行支持和促進就業的稅收優惠政策。促進實體經濟尤其是小型微型企業發展,減輕企業稅收負擔,充分發揮其在吸納城鄉勞動力就業中的作用。完善和落實促進大學生、農民工、就業困難人員等重點群體就業的優惠政策;實行更加有利于促進就業的金融支持政策。要鼓勵和引導金融機構支持符合國家産業政策導向的勞動密集型産業、服務業、小型微型企業發展,加大支持自主創業力度;實施鼓勵勞動者多渠道、多形式就業的扶持政策。通過優惠政策和就業服務,扶持勞動者自謀職業、自主就業。
  2.要努力推進重點、困難群體就業
  切實做好以高校畢業生爲重點的青年群體就業工作。繼續把高校畢業生就業放在就業工作的首位。鼓勵支持高校畢業生通過多種形式靈活就業。繼續做好退役軍人就業工作;推進農村富余勞動力轉移就業。加快推進新型城鎮化發展,爲農村勞動力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要加緊消除流動就業的制度壁壘,進一步完善職業培訓、就業服務、勞動維權“三位一體”的工作機制。同時,要積極支持農民工返鄉創業;加強對困難群體的就業援助。建立健全就業援助制度和工作保障制度,確保就業困難群體隨出現隨援助隨就業。推進各類用人單位按比例安排殘疾人就業,扶持殘疾人自主創業和靈活就業。做好婦女就業工作。
  3.加強配套措施改革
  一要全面提高就業能力。要加強職業技術人才的培養。加強職業技術教育和技工院校示範校建設,構建具有中國特色的現代職業教育和現代技工教育培養體系。重點支持急需緊缺行業技師培訓,加強高技能人才培訓基地建設。健全面向全體勞動者的職業技能培訓制度。加強就業培訓,加快構建勞動者終身職業培訓體系,健全完善社會化職業培訓網絡。二要提升就業服務能力。要加強公共就業和人才服務,形成覆蓋城鄉的公共就業和人才服務體系。全面實行就業失業登記身份證識別系統,建設城鄉人力資源基本數據庫。要加快形成統一規範靈活的人力資源市場,充分發揮市場機制在促進就業和配置人力資源中的基礎性作用。加強人力資源市場信息網絡建設,促進信息資源共享。三要加強勞動者的保護措施建設。健全勞動標准體系和勞動關系協調機制,推進企業改善勞動條件。全面推行勞動合同制度,提高小微企業與農民工勞動合同簽訂率和履約質量。擴大集體合同制度覆蓋面,提高集體協商的實效性。加強勞動保障監察工作,加大對用人單位和人力資源市場的監管力度,全面推進“網格化、網絡化”管理。全違法行爲預防預警和多部門綜合治理機制,有效處置勞動保障違法行爲引發的群體性事件。特別是要努力實現企業職工特別是農民工工資基本無拖欠。